男子迷情女友竟是传销“肉弹” 怒花7万卧底揭穿

发布日期:2019-12-06 23:2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玻璃桌上,摆着一排玻璃杯,装满了白开水,KTV服务员提着装满酒瓶的篮筐,悻悻离去。丁飞在大家簇拥下,点了一首《铁窗泪》,他最擅长迟志强的歌。

  一曲终了,坐在角落的田冲挥舞双手,带头喝彩,握着手机,手指挪开摄像头,手机一直处于录制状态。“家里”来人了,丁飞都会带着几个核心成员,陪同新来的“家人”去KTV,打入“家庭”以来,田冲早已成了里面的“元老”,这些场合自然少不了他。

  花了66000元“入会费”,雇朋友来佯装下线,田冲在这个以“家人”相称的传销组织里,用将近7个月的时间,偷偷录下了10.9G的音视频文件,整理出4万字左右的文字资料。

  到传销组织去,还得从一场网恋说起。40多岁的田冲,和老婆走到了破裂的边缘,在一个单身交友群里,他认识了比他还大几岁的湖北省鄂州市葛店镇的蔡英,比起老婆来说,蔡英要体贴得多,每天在网上嘘寒问暖,病了还会叮嘱他吃药。

  “她从来不提任何要求,过生都不允许我给她买礼物。”田冲迷失了,他把蔡英发来的照片存到手机里,当对方提出到成都一起生活时,田冲索性卖了运送水果的小货车,买了一张去往成都的火车票。

  2016年1月27日,从火车北站下车后,他按照蔡英发来的地址,来到了成都西区大道旁的万景峰小区,刚一进门,就有两个小伙子迎上来,帮忙提行李,田冲坐到沙发上,小伙子又过来帮忙揉肩膀。“我的肩膀受过伤,在网聊时我跟蔡英说过。”现在回忆起这段经过,田冲冷冷一笑,“都是做过功课的”。蔡英为他收拾了一间房,他在这里生活了十多天,两人出去买菜,蔡英都会把钱包交给他,自己一个人去摊位上挑挑选选。

  蔡英开始提到,自己花店生意不好做,想要转行,也希望田冲能够帮忙参谋一下。不过,从到了成都后,田冲一次都没见到过她开的店。他跟着蔡英到了小区另外一个“生意人”的房间考察项目,对方在不经意中透露商机,提到“1040阳光工程”,田冲开始警觉:自己误入传销了。

  3月28日,不同时段打了4次电话,记者终于拨通田冲妻子的电话。“我看到成都的电话,以为是他(田冲)的。”田冲的妻子告诉记者,“他跟着那个女的跑了,现在知道是传销,后悔了?”她说,“没有复合可能了”。

  还在念高中的女儿,也不肯原谅这个父亲,就连父亲给生活费,她也拒绝接受,“我自己够用,为什么要用他的?”对于父亲的印象,女儿表示“很模糊”,“但他很倔,一旦认定的事情,就不会去改了”。

  田冲也知道,蔡英的出现,让他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。去年3月,他准备骑行西藏,经过成都时,又见了蔡英一面,对方仍然抛出了橄榄枝。他以要完成心愿为由,骑着自行车朝着西藏进发。

  去年5月,他见到了蔡英的女儿,也知道蔡并没有离婚。终于确信自己上当了,但“她人并不坏”。田冲告诉记者,从那时候开始,他就打算举报这个传销窝点,回到家后,他开始在网上查询1040的相关文章,也给一些反传销组织打电话咨询。

  一切准备就绪,他给女儿打了电话,把银行卡密码也告诉了家里人,去年8月底,他再次坐上了开往成都的火车。“刚开始听课就要交3800元。”田冲告诉记者,交了这些钱,只是一个入会资格,对于一些核心课程,根本无法接触到。

  要成为这个家庭的人,还必须花费66000元的费用。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田冲一咬牙就把钱交了。